推广 热搜:

那个43斤女大学生走了,曾连吃5年辣椒拌饭…死前愿望令人泪目

   日期:2020-01-14 23:34:43     浏览:0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
2020年1月13日17:50,

年仅24岁的贵州女孩吴花燕离开了人世。

这个女孩有些不一样的是,

她的身高只有1.35米,体重只有43斤。

为了给弟弟治病,她曾1天只花2块钱,吃了5年的辣椒拌饭,导致长期营养不良病倒。去年的10月,她曾带着这样的故事走进了人们的视线。

为省钱给弟弟治病,吃5年辣椒拌饭

吴花燕生前的24年过得并不容易,吴花燕4岁的时候,妈妈患病离世,从那以后父亲带着姐弟俩相依为命。2015年父亲患上肝硬化离世,她除了上学,还要照顾瘫痪在床的奶奶和弟弟的生活,而家中唯一的经济来源是政府发放的低保。

来自松桃县政府部门的统计数据显示,吴花燕一家2015年开始享受低保,当年每月领取496元至702元不等。

吴花燕太累了。

吴花燕只能节约。她到学校食堂基本上只是打白米饭,很少打菜。同学看见很纳闷,后来悄悄跟随吴花燕到教室,才发现吴花燕每次都是从书包里拿出从家里带来的糟辣椒拌饭吃。自带的糟辣椒,这5年多来就是吴花燕的下饭菜。为了省钱,有时吴花燕就连白米饭和馒头都省了,自带的红薯就对付一顿。

“有时候打一盒饭,要计划着吃一天”。同村姐姐吴玉荣回忆,吴花燕从小体弱多病,成长发育过程中,个子一直瘦小。高三这年,因为生病和缺乏营养,吴花燕掉了很多头发,眉毛也掉光了,学习成绩跟着下降。但她仍没有到医院彻底检查,因为她担心花钱。

就在同年,弟弟小吴的间歇性精神病也发作了。吴花燕把弟弟送到了医院治疗,虽然医保为弟弟的住院费报销了50%,但面对剩下的5000元住院费,吴花燕仍只能到处筹款。

吴花燕体重

“我已经失去了爸爸妈妈,弟弟是我唯一的亲人,我不能再失去弟弟。”吴花燕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,她一定要把弟弟的病治好。

好在经过一年多的治疗,弟弟的病暂时得到了控制。次年,她也考上了贵州盛华职业学院。上了大学,情况有所好转,学校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,从2017年—2019年10月吴花燕住院前,学校为吴花燕发放的政府资助资金、学校奖助学金、爱心老师的资助,共计47500元。吴花燕还做了两份兼职,一份帮学校擦饮水机,一份当助教,每个月600元。

本以为生活开始有了盼头,可在2018年,吴花燕的身体又渐渐出了问题,但因心里牵挂着弟弟的病情,自己身上的问题吴花燕完全没放在心上。2019年9月29日,高中同学石荣利去看望吴花燕,发现了她身体的恶劣情况,仅仅40米长的路走得特别艰难,中间还得休息一次,硬是把吴花燕背去了医院检查。

诊断证明

10月12日那天检查下来,吴花燕的3个心脏瓣膜都有问题。按照医生的说法,吴花燕长期营养不良,心脏瓣膜的损伤已经达到了重度,如果要做心脏瓣膜手术,仅仅手术费起码都要20多万,还别说后期的治疗。

小吴的朋友圈记录了她患病那天的心情,她写到:老天爷和我开了这么大一个玩笑,此刻的我是最无助的,害怕永远沉睡在黑夜里。

爱心接力与被消费悲情的慈善乱象

面对做手术需要的这笔巨款,吴花燕吓坏了。病友建议她在网上众筹医疗费。吴花燕不想麻烦大家,觉得大家都不容易,病友再三劝说后,在第四天吴花燕才决定在水滴筹上发起医疗费的众筹。

吴花燕和石荣利

随后有贵州当地媒体关注到了无助的吴花燕,她的故事经媒体报道后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关注。群众的爱心迅速涌来,短短5天,为吴花燕筹集的治疗款就超过了100万元。铜仁民政部门也启动急难救助程序,解决2万元急难救助资金,并将继续跟踪女孩的生活情况。

10月29日,为表示感谢,吴花燕花了3天时间写了一封长长的感谢信。她还在朋友圈写到:今天从窗外透过的阳光很美。

捐款很快超过预期,吴花燕的家人及其本人,再三表示感谢。2019年10月30日,吴花燕还特地写了声明,“感谢好心人……我已筹得预期的医疗费用,特声明停止筹款”。

然而,在吴花燕筹集治疗中间,一些慈善机构或媒体、个人的做法,也遭到了家属的质疑。

如名为“9958”的慈善机构,主动联系到吴花燕的弟弟,称想帮他们筹款。随后,该慈善机构在某公益平台上发起80万元筹款计划。从2019年10月25日开始筹款,短短5天时间,便筹得600443元。但吴花燕本人及家人亲友,却是在该筹款项目发布之后,才知道在该平台上,有这个筹款项目。

令人意外的是,除了在这个平台筹款,“9958”还先后在另外一个公益平台发起两期总计40万元的爱心筹款。

再如,某短视频账号为吴花燕筹集45万元,在吴花燕并未收取这笔钱的情况下,却发布视频称,“已将爱心亲自交至吴花燕手上”。

吴花燕2019年11月接受封面新闻采访画面

这些举动,让吴花燕寒心,也让家属失去了对媒体和慈善机构的信任。生前,吴花燕为此曾彻夜难眠。

生前最后愿望:跟弟弟过个好年

当吴花燕的故事迅速传播,人们出于关心而对帮助过她的学校和政府产生的质疑甚至批评,曾让小吴压力很大。她曾发信息给老师表达愧疚,称自己高中时候确实有些艰难,但大学过得还好,有一些描述也是弟弟讲的,并不是完全准确的,自己没有那么不堪和伟大。

2019年的10月30日凌晨4点40分,她又给每月资助她400元的王珊老师发去信息:

“如果当初一篇报道也没报出去,那我宁愿选择回家,等待去另一个世界去完成我的梦想,去写我的诗,过着没有悲伤的生活”。

虽然家中贫困身体不好,但吴花燕在大学期间还频频参加当地各种公益活动,为山区孩子支教,2019年8月,吴花燕还成为松桃县的春晖使者。她相信知识改变命运,想帮助乡村的孩子走出去。在得到众多陌生人的关心与帮助后,她曾经多次提到如果自己不幸离世,希望能够捐献自己的遗体和器官,目前相关部门也按照她的意愿展开工作。

吴花燕喜欢写诗,在一首题为《远方》的诗中,吴花燕写道:“最后,我将回到云贵高原,在贵州最高的屋脊,种上一片深蓝色的海洋;在那里,会有一艘丰衣足食的小船,带我驶向远方。”

她人生的最后一首诗,写于2019年12月21日6点53分:

2020年1月13日,吴花燕的时间永远停留在了这一天。

“2020年春节,想添几件家具,和弟弟一起过个好年”。

“2020年春节,想添几件家具,和弟弟一起过个好年。”吴花燕生前的这个愿望,在完成之前,永远停在了中途。

希望捐献遗体和器官

14日,吴花燕生前就读的贵州盛华职业技术学院发文悼念吴花燕,并提到吴花燕曾经多次提到如果自己不幸离世,希望能够捐赠自己的遗体和器官,目前相关部门正按照其意愿开展工作。

愿天堂没有病痛

一路走好
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新闻资讯
0相关评论

推荐图文
推荐新闻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违规举报